图片 1

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平行展主题发布,中国艺术市场的致命短板

我从来没有画过这幅《松树》,我可以百分之百确认这是假画。上周,因为一则香港佳士得拍出伪作,假吴冠中以158万港元成交的新闻,吴冠中不得不一次次向打来电话询问的媒体记者重复着上面这句话。每次说到此处,这位九旬老人都会不自觉地提高声调,语气中透着难以隐藏的愤慨。

最近,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民营企业腾中重工收购悍马的消息,把腾中重工幕后的实际控制人李炎推到了聚光灯下。然而他始终保持低调而神秘的作风。

图片 1

事实上,对吴冠中而言,类似的情景一直在不断地上演2006年8月,北京一家媒体曝光了一拍卖公司吴冠中作品专场全属伪作事件;2008年7月,吴冠中亲手在一幅被买家高价竞得的画作上写下此画非我所作,系伪作字样倘若再往前追溯,如此眼熟的例子还有很多,多到连吴冠中本人都无暇也无力再去鉴定自己的作品他已经记不清见过多少次假画了,想管,却根本管不过来。

在收购悍马之前,李炎低调且神秘,很少暴露在媒体的闪光灯下,也从未在富豪榜上出现过。公开资料显示,李炎为四川腾中重工老板,四川华拓实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出生于1968年,四川威远县新店区人,原名为索郎多吉,于2004年透过四川华拓间接投资川眉芒硝,业界称其为华通系掌门人。

展览海报

更让吴冠中寒心的是,我只能起阻止拍卖的作用,不能够追查假画背后的黑手。对艺术品市场的经营和管理既没有完善的法律,也没有鉴定机构和执法机构,造假者和拍卖假画的画廊、拍卖行没有任何法律责任,所以,画廊、拍卖行和那些作假人联合起来造假。

兼职川美教授 国画系设奖学金

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将于今年6月如期开展,本届展览由主题展、国家馆、平行展三部分组成。日前,独立策展人,艺术家张玮、喻高正式对外公布,由他们共同策划的心跳当代艺术展已入围本届威尼斯双年展之平行展。心跳展邀请了16位中国艺术家参展。目前,展览正在紧张筹备中。

有此困扰的又岂止吴冠中一人。1995年,浙江某收藏者耗资百万购入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南北两位鉴定大师却对画作的真伪各持己见;2000年,在上海博物馆隆重展出的一批被称做是傅抱石在重庆金刚坡时期的作品,被其子傅二石指认为伪作;2005年,珠海举办的黎雄才、关山月作品展遭到画家后人无一真品的质疑,然而,到了北京鉴定专家那里,同样的作品却认为是真迹

此外,他也是一个热衷于文化艺术和收藏的文化人,从2005年起,他开始担任四川美术学院的兼职教授。近日,某记者连线李炎担任兼职教授的四川美术学院国画系相关人士,据其介绍,虽然并不画画,不过爱好艺术的李炎在国画系捐助了华通杯学生奖学金和该系教师的创作奖励金,鼓励创作。不过他只来过学校一次。该人士表示,当时爱好收藏的李炎来川美时带来了一些瓷器进行鉴定。而据接近李炎的一消息人士透露,李炎为人一向很低调,甚至连在川美捐助的华通杯奖学金颁奖仪式,也是委托给系里的老师进行。

据策展人张玮、喻高介绍,此次展览能在众多申请中脱颖而出,得益于许多前辈和朋友的鼎立支持,特别是河北恒岳雕刻集团的大力捐助,大家共同建构了这样一个独特而强大的平台。无论是一线艺术家的作品,还是新秀的作品,都构成了心跳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参展的16位创作者跨越多个领域,作品涵盖电影、现场绘画、现场偶发事件、装置、雕塑、摄影、超自然预测等,这是一次集新艺术语言、新兴技术、神秘数术所交织于一体的文化盛宴。

无法回避的是,在艺术品商业化发展越来越快的今天,艺术品真伪的鉴定也变成了市场交易中的一个关键。

爱好收藏 私有华通博物馆

心跳当代艺术展

现在,很多人觉得拍卖行不可靠了,是假货的窝点。其实,拍卖行保真能力有限,毕竟行业人员不是鉴定专家。一位拍卖公司负责人不无委屈地说。事实上,摒弃自辩的成分,这位业内人士的话倒也有几分道理。然而,新的问题也接踵而至那么,究竟谁在艺术品鉴定中拥有最终鉴定权,艺术家本人、第三方鉴定机构,抑或司法裁判?

据说李炎个人特别喜欢收藏,专门在成都城南修建了华通博物馆,是其私有文化产业,也是其回馈社会的一项善举。据了解,华通博物馆于2004年正式在成都市文化局登记注册并对外开放,其收藏主要为书画、瓷器、汉代陶石、彩陶等,藏品数量达3万余件。

策展人:

按照一位法学院教授的说法,从法律上来说,鉴定权应该归属于具有鉴定资格的机构和个人,但现在,社会上并没有一个有公信力的机构来专门承担这个工作,而由于传统的书画鉴定只能靠目鉴,缺少科学的手段,说到底只是一个主观的判断,所以总会有差错,没有谁,包括法院都不可能成为一锤定音者。

华通博物馆的前身是2002年8月成立的汉陶文物成列室,历时7年时间,其间不断地扩建,持续地丰富藏品,如今已具备一定的博物馆规模。

张玮 喻高

鉴定体系杂乱、缺少公认权威这正在成为中国艺术市场的致命短板。除此之外,专家道德迷失、有偿鉴定泛滥也横插一脚,让人防不胜防。而在诸多品种中,中国书画尤显突出,无论专家鉴定、家属鉴定、画家本人鉴定,都备受质疑很多人不会忘记,近年来,知名专家屡屡卷入风波丑闻,石鲁风波珠海风波倒下的都是有名的国宝级专家。

根据华通博物馆介绍,馆内的收藏类型主要为各历史时代的艺术精品,既保留了特色又兼顾历史发展脉络。其展厅设置有书画厅,瓷器厅,汉代陶石艺术厅和彩陶艺术厅明代陶俑艺术厅等。利用所处成都的地理优势,华通博物馆收集到的四川地区汉代陶石艺术,其藏品几乎囊括了此地东汉墓葬艺术的的所有种类,包括画像石、画像砖,砖石墓艺术,动物车马陶塑,生活器具,人物俑等,为研究当时的文化、生活、宗教、信仰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参展艺术家:

有人说,十几年前,艺术品若附有专家的鉴定证书,其身价也会倍增,鉴定证书被认为是藏品的市场通行证,但如今,各种各样的鉴定机构和鉴定专家大量出现,已经导致鉴定证书满天飞,专家鉴定结果的权威性正在受到极大的质疑。

不开放的博物馆

陈丹青 方振宁 萧长正 谭平 喻红 刘小东 朱小地 王国锋 李天兵

对徘徊于艺术市场之外的资本而言,真假难辨无疑是对入场信心的沉重打击因利益诱惑而被左右的鉴定难题,最终也会将真正的利益挡在门外。

某媒体记者实地探访该公司却发现,这是一家相当神秘的公司。坐落于成都高新区科技孵化园9号楼A座的四川华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记者欲进公司了解情况,却连大门都无法跨入;想拍照片,立刻就有保安上前阻拦;更意外的是,公司大楼还是军事管理区。

数术小组赵淑红 张新军 不确定小组

过去,在琉璃厂,如果有人卖了赝品,买家就会投诉到古玩商会,请上最有权威的三五个专家一起鉴定,如果是赝品,就会要求古玩店退货。如果不退货,可以带上几个人到店里砸浆,或者直接去捅匾,通告整个行业这家店铺的信誉不行。当时没有诈骗罪,却有行业自律。而如今,相关法律法规不够健全,行业乱象更是众人皆知。

在9号楼A座隔壁,还有一座同样写着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几个大字的5层建筑,大门口上的牌匾是成都华通博物馆。

展览时间:

说真话得罪人,说假话害死人,乱说话气死人,不说话难为人。一位藏家这样打趣鉴定界的现状。听过的人呵呵一笑,但笑过之后呢?别忘了,经济学中劣币驱逐良币的定律在艺术市场上同样适用。

博物馆网站显示,该馆是华通公司原创始人李先生的私有文化产业,收藏类型主要为各历史时代的艺术精品。除了成立古陶瓷检测研究中心,在安全防范技术及设备采用方面也达到了世界级水平,配备了运用于美国FBI、台湾中情局等国家安全部门的尖端设备。

2013年6月1日2013年11月24日

编者注:劣币驱逐良币是经济学中的一个著名定律。该定律是这样一种历史现象的归纳:在铸币时代,当那些低于法定重量或者成色的铸币劣币进入流通领域之后,人们就倾向于将那些足值货币良币收藏起来。最后,良币将被驱逐,市场上流通的就只剩下劣币了。经济学家认为,当事人的信息不对称是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存在的基础。

不过,当媒体记者欲入内参观时,却被保安拦下,这里不对外开放,同时警告不得拍照。可是,对于该博物馆究竟对谁才开放的疑问,对方则面无表情地回答:我也不知道。

预展时间:

鉴定困局中国艺术市场的致命短板真假吴冠中

编辑:admin

2013年5月29日2013年5月31日

2009年5月25日,在香港佳士得春拍的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上,编号为787的吴冠中作品《松树》以158万港元(约合139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位居该场成交价第12位。无论是在这次拍卖中,还是相比历年上拍的吴冠中作品中,这样的成交价都没有任何引人注意的噱头可言。不过,正是这幅貌不惊人的画作,却在拍卖会结束后的近半个月时间里一直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这一切只因为一个中国书画市场上屡见不鲜的词语伪作。

展览场地:

画家否认在先!

  1. 威尼斯军械库Thetis, Lamierini Building

  2. 绿园城堡 Castello925

在拍卖会结束两天后,就有业内人士指出,该幅作品存在问题。质疑方正是吴冠中作品在新加坡重要的收藏机构之一好藏之美术馆的出资人方毓仁,他的另一个身份则是在香港多年代理吴冠中作品的资深经纪人。

编辑:admin

早在今年5月初,当方毓仁看到香港佳士得的图录时,便觉得名为《松树》的作品为伪作。当时,他立刻打电话给吴冠中求证。由于伪造痕迹颇为拙劣,吴冠中看到图片后非常气愤。

这幅假画模仿的应是我在1988年所作的《双松》,两作对比,伪作中的双松旁还出现另一棵小松。三松的松枝委曲软弱,松叶潦草散漫、树无气质、山无气势、画面难看、毫无精神可言。吴冠中告诉本报记者,在他所见的赝品之中,这一幅属于粗制滥造的次品。在他看来,拍卖行将这幅赝品进行拍卖完全是在自毁声誉。也因此,吴冠中随后立即与佳士得北京办事处取得了联系,却被对方告知需向上级反映。不得已,在拍卖会进行前的5月9日,吴冠中委托新加坡好藏之美术馆在网上指证《松树》为伪作,并表示:一件如此恶劣的伪作竟以百万身价出场,我们敬告各界人士切不可上当受骗。不过,正如方毓仁所言:遗憾的是,直到这件存疑作品成交之后,也没有得到佳士得方面任何正式的澄清和解释。

拍卖公司明知故犯?

在香港佳士得的拍卖图录中,拍品《松树》出现在第127页,作品来源处赫然写着:1991年吴冠中到香港举行画展,现藏家于当时直接从画家处购得此画作。

然而,吴冠中却坦言这完全是编造的谎言。方毓仁更是将此称为一派胡言:首先,1991年吴冠中师生展的举办地并不是香港,而是中国历史博物馆。更巧的是,此次展览的主办方虽然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但资助人却是方毓仁本人,所以,他完全能够确定那次展览中根本就没有这幅名为《松树》的作品。而且,如果按照图录上所显示的是购自这一年香港的吴冠中师生展,那么,直接交易方也只可能是方毓仁,而不是吴冠中本人。方毓仁还强调,即便卖家称是在北京的展览中买到的作品,由于出资人是自己,所以卖家所面对的交易方也应该是自己。可在他的印象里,自己却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一个人。

方毓仁介绍说,自己由于长期帮助吴冠中出版画册、推广展览,吴冠中曾将那幅《双松》真品赠送给自己。后来,方毓仁将其卖给了泰国的一位藏家。又过了一段时间,该幅作品在内地某知名拍卖公司的拍卖现场现身过,之后便不知去向。

面对如此之多的争议,香港佳士得这一次不可避免地成了舆论风暴的中心。当本报记者向佳士得求证整个事件的原委经过之时,香港佳士得北京办事处依旧只回复了一份媒体声明。这则声明称近期有媒体报道质疑佳士得香港2009春拍中某件拍品,我们对此表示遗憾。佳士得的专家们倾注了大量的资源来调查我们所有上拍作品的传承记录,以严谨的方式来征集每一件作品。我们对该拍品的传承记录感到满意。而当记者多次致电询问拍品《松树》的下落及其买家的信息时,无人接听的电话铃音则使其成了至今无法破解的谜题。

除了愤慨,我只有痛心和无奈

经常受到伪作困扰的中国书画大家吴冠中如今再一次被迫成为了伪作之争的中心人物。为此,本报记者特别在拍卖会结束后对其进行了专访。对于假画越打越多的现象,吴冠中感到颇为愤慨和无奈:打击假画问题,要花大力气,要建立、健全国家有关法律、法规。

《北京》:记得您曾说过:现在市场上我的假画越来越多了,我也管不了。就像这次佳士得拍卖的那幅伪作也是一样,虽然您再三声明,但还是没能阻止拍卖。您觉得这种本可以避免的事情却接二连三地发生,原因是什么?作为原创作者,您又是怎样看待那些造假者?

吴冠中:原因很简单,拍卖行为了赚钱,而中国现在又缺少相关的法律制度,这样就方便了伪作浑水摸鱼。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国法管不了行规》,其实,很多单位、画家也都呼吁过,但这个问题一直没有解决。

我觉得那些造假者很可怕。他们本应画自己的画,但当他们画不了或没钱了的时候,就来伪造别人的东西。其实,这也说明我们的艺术教育存在问题,教出那么多画家,但大多只是盲目培养,当这方面的人太多了、用不了的时候,问题自然而然也就出现了,最后耽误的还是很多年轻人的前途。

《北京》:据我所知,您就曾为了不让自己不满意的作品流传出去而多次撕画,那么,对自己特别中意的作品,您会一直珍藏吗?

吴冠中:不会。好作品就应该送给博物馆、美术馆,这样群众才能看到,文化才能传播,我把画私藏在家里又能有什么用呢?

《北京》:您觉得现在的市场氛围对艺术家有怎样的影响?

吴冠中:对浑水摸鱼的画家来讲,现在的市场很不错。但对真正渴望创作艺术的画家来讲,还是很痛心的。

《北京》:您平时会关注拍卖会吗?

吴冠中:家里的报纸很多,我偶尔会翻翻,但即使看了也不会太关心。我的画卖了多少钱,我从不关心,也管不了。另外,我的那些画是不是真正的好东西,还没经过历史考验,只有经过历史考验的作品才能成为精品。现在总在说打造国宝,其实,国宝并不是打造出来的。

《北京》:您如何看待如今的中国书画现状?

吴冠中:我觉得现状很尴尬。现在面临的是如何在传统上创新的问题。我们总是关注传统,但最重要的其实是创新,传统放在博物馆就可以了。就像现在的青少年美术教育,只注重技术,却没有教会他们什么是美。为什么现在那么多人盲目地画画?这其中存在很大的误区,大多数人都认为画画是条出路,可以卖钱。

《北京》:您对现在中国的美术环境怎么看?

吴冠中:我觉得很不好,这种环境让我除了愤慨,只有痛心和无奈。现在美术已经沦为了庸俗的买卖,快要毁掉我们的文化、毁掉我们的民族声誉了。可以这么说,假画到处都是,但是却没有法律可依。在中国现在只能看行规,我觉得这很可笑,也很丢脸。

《北京》:去年当您发现购买《池塘》那幅画作的买家所买的是伪作时,您有什么感觉?这个官司最后买家以败诉告终,对此,您个人有什么看法吗?

吴冠中:起初我并不知道这件事,因为仿造我作品的假画很多,我管不过来,也没时间管。艺术在这样的情形面前是无奈的。我觉得国家在这方面的法律空白应该及时补上,不然,中国的文化就会越来越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